诗歌大全

章节目录 761 怀了就生,六爷被斥不害臊(2更)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大全 > 当代文学时间2019-07-08 12:44 来源:本站

章节目录 761 怀了就生,六爷被斥不害臊(2更)

正午时分,绿荫萦绕,凉意阵阵。

Δ』看Δ书』Δ阁www..co许家餐桌上,气氛却格外诡异,老太太和许母不停给许鸢飞装汤。 “这是后面老李家散养的鸡,营养很丰富,你多喝点。 ”老太太乐呵呵看着她,做长辈的,就算嘴上不说,心底总是存了抱曾孙的想法。 “嗯。

”许鸢飞低着头,都能感觉到父亲灼热的视线,“爸,您吃个鸡腿。

”她说着给父亲夹了个肉。

许正风冷哼着,那表情分明是,别想用一个鸡腿打发我。 “人家孩子都领证了,你还想怎么样?你这做长辈的,就不能大度点,整天绷着个脸给谁看?”许老一脸嫌弃。

这要是没领证就罢了,人家是正规合法的,你到底绷着什么劲儿啊。 其实许正风心底也清楚父亲的意思,只是心底憋屈,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,胳膊肘往外拐,这要是胆子再大一点,这两人怕是要私奔了。 与其说是气京寒川,不如说是与自己置气,恨自己没守好闺女。 “二叔。

”许舜钦瞧着他叹着气,给他盛了碗汤。

许正风偏头看他,忽然眼睛一亮:“舜钦,你年纪不小了吧。

”许舜钦怔了下。 “你怎么还不找女朋友?鸢飞都领证了,你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?”“不要太挑剔,有合适的就处处,你别等妹妹结婚有孩子,你还是光棍一个。 ”“你这孩子就是要求太高。 ”……许舜钦真的是莫名其妙,这火力怎么就突然集中到他这里了,和他有什么关系。

许正风是不能说京寒川与许鸢飞,只能把矛头对准了某个单身狗。

京寒川低头吃着东西,心底还是感激大舅子帮自己承担了所有火力,可是许舜钦就很郁闷了,给你盛汤,还得被催婚?*许鸢飞吃了中饭,许是昨晚太累,又靠在床边,昏昏沉沉睡着了。

莫名其妙做了梦,有个奶娃娃扯着她的衣服喊妈妈,她猝然惊醒,已然日落时分,京寒川从许老那处借了本旧书,正坐在窗前翻阅,偏头看她。

“醒了?”“我们昨晚是不是没做任何措施?”许鸢飞额头都是细汗。

京寒川放下手,坐在床边,伸手帮她擦汗,现在的天气,白天燥热,晚上反而很凉,她衣服被汗水濡湿,潮热得贴在身上,难受得狠。

“那又怎么了?”他笑得很淡,“我们已经领了证,怀了就生,又不是不合法。

”其实这件事京寒川也想过,他也没想过很早要孩子,不过若是怀了,肯定是要的。

许鸢飞伸手抱住他,“我就是心底有点怕。

”“怕什么,一切有我。

”他说着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,“要不要去洗个澡,我们出去走走。

”“嗯。 ”“那我帮你找换洗衣服。

”两人已经坦诚相见过,自然也不会在乎一些细节,只是许鸢飞拿着衣服才发现,他居然给自己找了一身长裤长袖,这种天,他是准备热死自己。

“这个……”“遮羞,你身上……”京寒川话没说完,许鸢飞咬了咬唇,一头钻进了浴室。

进了浴室后,她还特意查了一下安全期与吃事后药的事情,思来想去,还是把这个想法给放弃了。

这地方太小,就一家药房一个小诊所,她如果去买药,估计马上就会传到自己家人耳朵里,这里几乎是没什么秘密的。

不过两人出去溜达了一圈,在这里唯一的一个超市里,还买了点计生用品。

结账的时候,某人神情坦荡,许鸢飞却臊着脸不敢看营业员。 “今晚还……我觉得不太舒服?”毕竟昨天是第一次,身体肯定有点。

“我知道,只是备着。 ”京寒川也没打算今晚对她做什么,许正风今天也没喝酒,若是在他眼皮底下再做什么事,只怕自己回京的时候,已经不是个完整的人了。

两人回屋后,京寒川也没什么事,就在群里闲聊了几句。

当时段林白正在群里浪荡,他听说京寒川去乡下,那边信号不大好,胆子颇大的在群里招摇。

热恋中的男人:【……你们都评评理,寒川曝光这事儿,怪我吗?】【他每次有事情也不和我们说,就和上回我也不清楚他大舅子的事一样。

】【我是好心,这丫却要把我给沉塘了,老子小心肝都吓出来了。 】……紧接着系统提示京寒川发了个红包,名为【安慰你的小心肝。 】段林白那时候正在许佳木小区后门,等她收拾行李,两人准备回京,看到这信息,虎躯一震!我勒个擦。

这丫没病吧,给他发红包?他颤颤巍巍的,愣是没敢点。

京寒川:【愣着干嘛?领红包,不是说我吓着你了。 】热恋中的男人:【寒川,你是不是在乡下受什么刺激了?许爷踹你脑袋了?】这要不是坏了脑子,怎么会突然给他发红包?还安慰他?太惊悚了。

【心情不错,不与你计较而已。 】他这话一出,群里几人就明白了。 还能有什么事,能让他心情愉悦,八成是持证上路了。

傅沉:【恭喜,心愿达成,开心了?】京寒川:【不大开心?】【嗯?】【除却要考虑婚事,还得考虑孩子问题。 】傅沉捏紧手机,这厮是在和他炫耀什么?得了便宜还卖乖?简直不要脸。

京寒川:【我后天回京,到时候一起吃饭。 】因为这时候傅斯年与余漫兮也回京了,正好趁着这日子好好聚一下。 *宁县段林白还在犹豫着要不要点开红包,就看到许佳木提着行李包快步走来,他推门下车,转而去接她。 熟稔的接过她手中的包,却瞧见她眼尾有些红。 不用多想也知道肯定是在家里爆发冲突了,他没多问,握住她的手,“我们回去了。 ”“嗯。

”上车后,许佳木也没多说什么,靠着车窗睡了半个多小时,整个人好像才舒服了些。 “你户口的事情都已经弄好了吧?”段林白纯属没话找话。 “嗯。

”“后天朋友约我吃饭,让我带上女朋友一起,你要来吗?”段林白得事先和她打了招呼,商量一下。 “你朋友?”“大部分你都见过了,他结婚了,要请客吃饭,一起去吧,我也想借这个机会,把你介绍给我朋友认识。

”许佳木看了眼段林白,“你真的喜欢我,想和我一起走下去?”她心底很清楚两家的差距,自己家里这乌烟瘴气的模样,只怕段家是容不下的。

段林白此时还没上高速,直接靠边停车,认真看着她,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以为我是玩玩的?”他一副受伤委屈,着急跳脚的模样,许佳木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,怔了下,“我……”“老子那么多第一次都给你了,被你打过,亲也亲了,还一起开过房,你现在想不认账?”“哈?”许佳木怔了下,开房?“我们就是住过一个酒店,也没发生什么啊?”“要是在古代,别说开房了,就是拉个手,你就得对我负责!”许佳木完全跟不上他的逻辑,他东一棍子西一棒子,完全不按照正常逻辑来,这让她这种最注重思维的理科生,有些懵逼了。 “我喜不喜欢你,你还不清楚?”段林白忽然握住她的手,放在胸口。

“你感受到了没?我的心跳!”许佳木挑眉,默默说了句:“心率过快,容易导致心力衰竭。 ”段林白刚准备了一段陈词,被她这话堵得脸红脖子粗。

许佳木却闷声笑了下,忽然就着手,一把扯住他的衣服,段林白猝不及防,整个身子撞过去……被她吻住了!段林白心底有些飘飘然,却觉得这举动有些不对劲啊,她一个女生,是不会有些粗鲁了。 妈的,那也架不住老子喜欢啊!“木子,你要是觉得没安全感,咱们可以回京就领证结婚。

”段林白咳嗽着,语气有点虚,半开玩笑般。 ------题外话------六爷安慰浪浪的小心肝,怕是要把浪浪给吓死。

三爷终于也被刺激了一回,啧啧~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