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大全

明代滇抚赞理军务兼衔与夺考——兼论云南军政结构的演化 感情用事的人智商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大全 > 当代文学时间2019-06-09 07:21 来源:本站

明代滇抚赞理军务兼衔与夺考——兼论云南军政结构的演化 感情用事的人智商

)六月,确有行在都察院佥都御史丁璿被派至云南料理粮草屯田,事关“军机边务”者,璿也可与沐氏总兵及三司官“议协而行”。

此后,朝廷还曾命丁氏兼“提督云南官军操练”,寻因“粮储事特重”而复敕丁璿专督粮务。

丁璿在总督边粮过程中,还一度奉敕核实军功并处理地方司法案件,甚至保举云南官员的升迁,职权较为宽泛,然各种史料中均不见他领有“巡抚”或“赞理军务”的记载。 据此可知,丁氏是专门被派至云南处理麓川战役后勤工作的总督粮储官,由于职权特性,一定程度上可兼管地方行政事务与军事训练,这虽与后世巡抚相仿,但丁璿终究未领巡抚职衔,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巡抚。

正是由于丁璿职事的特殊性,正德《云南志》的编纂者误以为丁璿就是首位云南巡抚,而天启《滇志》在继承《云南志》说法的基础上,又将明代后期云南巡抚所兼的“赞理军务”一职冒冠于丁璿。 与丁璿类似,平定麓川战役期间派驻云南专职粮草事务的大臣还有程富、焦宏等人,雷礼《国朝列卿纪》则明确将这类职官归类为“敕使云南”,而与“巡抚云南”相区别。 综上所述,丁璿的派驻只能视为云南巡抚建制的一个制度渊源,不可认为他就是首位云南巡抚。

,别有郑辰以工部左侍郎身份短期巡抚云南,其职责主要是纠弹布政、按察二司官员的不轨行为,即所谓“考察藩臬大臣”。 郑辰是《明实录》中见载的第一位领“云南巡抚”差遣职务的大臣,但由于制度化程度尚低,其历史地位为后世所忽视。 嗣后云南长期不设巡抚,以总督、参赞文臣专事戎务。 直至成化十二年(),内阁大学士商辂奏请朝廷,“云南与安南切近,蛮夷土官衙门易生事变,宜命吏部推选刚正有为大员巡抚其地,庶可安靖地方”,宪宗于是改南京户部左侍郎王恕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巡抚云南。

朝廷改王恕为都察院宪衔,无疑旨在赋予他更加名正言顺的纠察权。

据《王端毅公集》所录王恕奏疏可知,他在弹劾力度上远超前辈巡抚郑辰,所指弊政囊括滇省军政要务的诸多层面,尤其与当时肆意横行的镇守太监钱能为难。

故恕在滇九月,有“种种功德,于滇甚厚”的时赞。 后人追述云南巡抚建置时,亦有成化以前“未尝专设,专设,则始于三原王公”的看法。 无论郑臣抑或王恕,他们的巡抚职权皆属临时差遣,驻地时间短,且不直接管理行政、军事,但可以监督其他高级官僚,并通过监察权在一定程度上介入军民庶务,此即云南巡抚的早期职权特征。

)十一月方以云南按察司副使代侯琎参赞总兵沐璘军务,绝非正统初年即有巡抚之任。 所谓“参赞军务”,是明前中期逐渐在边区、军伍中制度化派驻的文职官员,专职协助武臣总兵处理军务。

据首任云南参赞侯琎自言,正统七年(),朝廷以“麓贼平”,但“云南遐荒,去京万里,百蛮杂处,叛服不常”,虽有“武臣镇临,特乏文臣以佐”,乃“敕兵部左侍郎侯琎、刑部右侍郎杨宁迭更参赞戎务”。

由此可知,云南参赞职位在沐氏之下,但不排除其作为流官,对沐氏总兵具有一定的监督、制衡作用。

至景泰朝,时任参赞郑颙与“三司相颉颃,难于议事”,故朝廷累升其为大理少卿、都察院右佥都御史等京职,仍理参赞之事。 《明实录》中直至景泰六年()三月,才出现“巡抚云南右佥都御史郑颙”的记录,但未明确他加巡抚衔的时间及领巡抚的同时是否仍兼参赞军务。 又郑颙任右佥都御史时曾为云南总兵都督沐璘作《五华书屋记》,自云“尝辱参”沐璘“军事”,可知当时郑颙确已不再担任参赞,这是郑氏景泰末年实改任云南巡抚的一例旁证。

天顺元年()二月,郑氏转为福建按察副使,可知从景泰六年至此的两年内,他都以巡抚之职镇云南。

郑颙之“巡抚”系由原“参赞”直接改任,故参赞军务可视为巡抚军事职权的源头。

雷礼《国朝列卿纪》即将杨宁、侯琎以下诸参赞军务事迹收录于“巡抚云南行实”篇目下,是有其道理的。 滇抚赞理军务职衔与夺背后的抚、镇权力冲突)吴诚巡抚云南始,巡抚官开始兼行政、军事、监察等职权于一身。

这表明云南巡抚、参赞二职渐趋合一,形成新的巡抚体制。

成化十六年五月,宪宗以“云南近罢巡抚官,至是虑交人入寇”为由,敕巡抚湖广右副都御史吴诚巡抚云南,初派时即以处置边区防务为要。

吴诚在滇期间极力推动云南荒政、盐政的革新,在执掌民事的同时,他还肩负着军事职责,曾提请朝廷防范安南入寇,并奏请开设土官巡检司。 若逐年翻检《明宪宗实录》所载吴诚履历,可知他在滇期间一直仅领巡抚衔,但《明实录》在吴诚去世后追述其生平时,却径言他“奉敕巡抚云南俱赞理军务”。

“赞理军务”即“参赞军务”之别称,但“赞理军务”与“巡抚”职衔连用时,却有着超越参赞军务协从总兵处理军务的权力。 明代中后期,文臣巡抚与提督、赞理等军政职衔的结合在全国范围内已非常普遍,边区若有挂印总兵派驻,其地的巡抚一般例加“赞理军务”,仅是在名义上“稍逊总兵”,实乃一省军政总指挥,甚至可以节制总兵以下武职。 然相关公文敕命中极少出现“巡抚”与“赞理”之间加“俱”字的情况,(万历)《大明会典》中所列当时巡抚结衔的正式模式一般为“巡抚某处地方赞理军务”。 故《明宪宗实录》独言吴诚“巡抚云南俱赞理军务”,旨在强调一种非正式性,应是为突出吴氏非真领赞理衔,但事实上管理兵政的情况。 )七月,巡抚陈金以云南兵克贵州米鲁“流贼”的进犯,正德二年(),巡抚吴文度调兵征师宗州土民阿本叛乱。

可以说,巡抚此时已作为全滇最高文职军政长官,与黔国并立。 ),黔国公沐绍勋死,其长子沐朝辅袭爵,时年岁,次子朝弼岁。

九年后,沐朝辅于弱冠之年暴死,其子沐融、巩相继袭爵又相继夭折,期间由沐朝弼代镇地方,至嘉靖三十三年(),朝弼正式袭黔国公爵。

在沐朝辅、朝弼兄弟子侄领爵的十余年内,沐氏总兵皆低龄不堪任,明廷为稳定西南边陲,进一步扩大云南巡抚权限,不再刻意强调沐氏的贵族地位。 沐朝辅初袭封时,朝廷以其幼小,“敕一应地方事务暂令廵抚处分”,直至嘉靖十九年(),时任巡抚都御史汪文盛上奏:“朝辅稍长读书习礼,有祖父风,请改敕谕与臣等同议事如故”,沐朝辅方有会同抚、按参议云南大政的资格。

嘉靖二十六年(),世宗命黔国公沐朝辅子沐融袭爵,与半禄优给,以朝辅弟朝弼为都督佥事暂挂印充总兵官代镇云南,又以“朝弼亦弱龄未堪专阃”,敕“一应重大事务仍命廵抚官协同处分”,时抚云南者为右副都御史应大猷。 这就使得巡抚实际上成为全滇的最高军政长官,甚至暂时取代了黔国公的作用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