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大全

黑与白全文免费阅读,黑与白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,壹写作 什么是真正的爱情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大全 > 当代文学时间2019-06-08 09:23 来源:本站

黑与白全文免费阅读,黑与白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,壹写作 什么是真正的爱情

第1章生老病死深秋九月,两只乌鸦从付棕楣家院子上方飞过,乌鸦嘎嘎的叫了两声,像是要表达什么。

院外土路上站着两个老妇女。

一个叫张二婶儿讥笑着说:看这付棕楣,挣了一辈子钱有什么用?岁数才多大啊,这马上就要咽气了,我看就是亏心事做多了,花多少钱也换不回来命。 他要咽气了,正好我家那口子管他借的钱不用还了,俺家老儿子年底就能娶新媳妇了。

另一个叫马秀兰的妇女附和着说:那可得恭喜他二婶儿了,你家老小子都二十七八了,在娶不上媳妇儿就得跟他两个哥哥似的,就得打一辈子光棍!快闭上你的乌鸦嘴吧,叫二婶儿的翻着白眼白了马秀兰一眼。

马秀兰接着说:他二婶儿你说这老付到底是做了什么孽,眼看着儿媳妇儿都快生了,马上要抱孙子了,他却躺炕上起不来了…哎,这就是命呀…嘘,小点声别让人听见。

说着二婶推开了大门和马秀兰走进了院子。

院子里摆放着一口黑漆漆的棺材,棺材旁还摆着一些纸人和花圈。 马秀兰低声说了一句:哎妈呀,真是晦气。 进了外屋,付宗楣的大儿子付玉宝,二儿子付玉刚,三儿子付玉楼,和大姑娘付玉兰,二姑娘付玉蓉还有姑爷儿和儿媳妇全都在。 一屋子的人在里面小声的嘀咕着,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二婶来了,从地上蹲着的付玉楼边说边站了起来,脸上面无表情。 是啊,这不听说你爹要不行了,俺们来送送他。 马秀兰抢着说。

二婶用胳膊怼了马玉兰一下说道:那个玉楼啊,你二叔上地里干活去了,他惦记你爹,让我过来看看。 那进里屋来吧,付玉楼说道。 二人跟着付玉楼进了里屋,看见付棕楣躺在炕上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棚顶,眼睛眨都不眨一下。

妈,张二婶过来看看我爸。 付玉楼轻声的对坐在付棕楣旁边的李晋芳说道。

李晋芳没有说话,只是点点头,用手抹了一把眼泪。

李大嫂,这老付大哥头两天我还见他挺精神的,这怎么就突然倒下了,得了什么病了这是?张二婶儿好奇的问到。

马秀兰附和着说:李大嫂,不能是你家招了啥不干净的东西吧,把老付大哥给缠住了。 不行找西头儿老孟婆子给算算。 李晋芳没有说话,抽泣了一下,又用手抹了一把眼泪,眼睛始终盯着付棕楣的脸。 付玉楼说:医院说我爸得的是肺癌,已经治不了了。

这时,付棕楣的嘴轻轻张开,说了句什么,声音太小没人听清。

李晋芳把耳朵贴过去,仔细一听,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,滴到了付棕楣的嘴上。 玉楼把你爸衣服拿来,你爸要衣服。 付玉楼愣了一下,他知道这一刻早晚会来,只不过没想到来的这么快。

本以为自己心里做好了准备,可哪知道还是不能承受,毕竟这意味着从这以后就是天人永隔了。 付玉楼去外屋拿衣服,他的兄弟姐妹们看见了都慌忙的进入里屋来,围在付棕楣的周围啜泣着。 李晋芳从付玉楼手里接过衣服,几滴浑浊的眼泪滴在衣服上,这是她最后一次给老伴儿换衣服了。 想到还有几天就要生产的儿媳妇儿,她的心里更是难受,自己的老伴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呀,孙子都不能看一眼就要撒手人寰了。 李晋芳刚给付棕楣换上新衣服,突然偏房传来了一阵呼叫声,玉楼!玉楼!玉楼啊!我不行了…付玉楼急忙向偏房跑去。 打开门一看,见自己的老婆扶着炕沿跪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。 付玉楼又惊又喜,跑过去扶起罗海迪来,喊着说:妈啊,我媳妇儿要生了!大伙儿听见了,从刚才的悲伤中醒过来急忙跑向了偏房。 李晋芳急忙用胳膊擦了两把眼泪穿鞋下地。

躺在炕上的付棕楣眼里似乎有了一丝生气,眼睛眨了两下。

李晋芳走到偏房急忙对着大姑娘说:玉兰,赶紧去烧热水,玉蓉,快回去看着你爸。 玉楼,赶紧去东头儿找老王婆子,让她赶紧来接生。

然后走到罗海迪身边,用手摸着儿媳妇的头,柔和的说:海迪啊,别怕,一会接生婆来了,生出来就不疼了奥…大伙儿脸上的表情很迷茫,这头要生孩子了,那头老人要不行了。 都愣在地上不知。

回到顶部